歡迎登錄天津凌威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官網!                                                                                                                                                                                                                 中文 | EN

>
>
>
拭目以待!預計兩年后我國每年新增光伏裝機量將是現在5倍

拭目以待!預計兩年后我國每年新增光伏裝機量將是現在5倍

瀏覽量
【摘要】:
近日,有專業光機構預測:2020年之后,每年中國將新增250GW的光伏裝機,是近年全年預計新增裝機量的5倍;到2025年,我國累計裝機將達到1800GW的驚人規模,是目前中國裝機總規模120GW的15倍!  對比以往的增長速度,基于電網安全、財政補貼缺口等諸多考慮因素,以現有的模式完全無法支持光伏如此迅猛的增長,要徹底改變光伏之前不溫不火的發展態勢,釋放光伏發電應有的巨大潛力和能量,必須解除光伏對

  近日,有專業光機構預測:2020年之后,每年中國將新增250 GW的光伏裝機,是近年全年預計新增裝機量的5倍;到2025年,我國累計裝機將達到1800GW的驚人規模,是目前中國裝機總規模120GW的15倍!

  對比以往的增長速度,基于電網安全、財政補貼缺口等諸多考慮因素,以現有的模式完全無法支持光伏如此迅猛的增長,要徹底改變光伏之前不溫不火的發展態勢,釋放光伏發電應有的巨大潛力和能量,必須解除光伏對于電網及財政補貼的 “封印”,儲能和微電網的建設就是揭開封印的“殺招”。

未來光伏裝機增速將遭遇幾何數級的提升

  據國家能源局公開數據顯示,2017年我過前三季度光伏新增裝機達到43GW,同比增長60%,遠超2016年全年新增裝機總和,預計新增光伏裝機將超過50GW;截止至9月30日為止,我國光伏累計裝機超過120GW,提前3年完成了《太陽能發展“十三五”規劃》的目標,行業進入了一個高速發展的新階段。

  然而,超過120GW的光伏裝機,在前三季度累計發電857億千瓦時,占全社會用電總數46888億千瓦時的1.83%!距離習總書記在巴黎氣候大會作出的“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占比中達到15%,2030年達到20%”承諾差距甚遠,尤其在水、風、核等清潔能源儲量空間有限的前提下。晶科能源副總裁錢晶也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光伏發展速度必須實現幾何級倍數提升才能滿足未來化石能源的替代需求!”

  近日,發改委在《關于全面深化價格機制改革的意見》中提出2020年實現風光火同價,又一次把全力提升光伏產業發展速度提上了日程。而“十三五”規劃又明確提出2020年后停止新建火電機組,也就說在平價的前提下,新增傳統能源增速將被全面替代。按照目前年用電量60000億度、年增長5%為基數,有機構推斷:到2025年,我國光伏累計裝機規模將達到1800GW,接下來的8年,會有1680GW的增量窗口,平均每年新增裝機至少要到210GW,是2017年全年預計裝機總量的4倍多!

  但是,機構只給我們描繪出了這樣一個美妙的前景,卻忘記告訴我們,怎樣才能達到這個1800GW的“美麗設想”。

光伏進入“直升通道”儲能是第一步

  光伏要開始“幾何數級遞增”,需要徹底解決以下幾個問題:一、棄光限電。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盡管政府和行業企業進行了多方努力,光伏發電的消納問題相較之前有了較大改善,但是前三季度,新疆和甘肅兩地的棄光率仍然超過20%,不僅如此,棄光范圍進一步動遷,蔓延到了山東、河北、云南和山西??梢栽ぜ孀歐植際焦夥諶段У那渴漆繞?,到2018年棄光區域將進一步擴大;二、補貼退坡及電價下調。雖然時至今天傳說中分布式光伏補貼下調的文件尚未公布,但是發改委早有說明“2020年光火同價”,補貼退出早成定局,這個過程中光伏發電的經濟性必將被影響;三、對電網沖擊。無論是西部大型集中式電站還是中東部盛行的分布式光伏,單憑光伏自身都無法解決這一痼疾,為了接納高峰期并入的光電,電網需要完善甚至改變系統運行和?;せ評次治榷?,必然會是電網的負擔。

  解決這一問題,儲能的加入就勢在必行。事實證明,無論在削峰平谷、分時調度、提高經濟性更各個方面,儲能的優勢都極為明顯。以上海工商業用戶電價為例:非夏季時的峰谷電價差0.814元/kWh,夏季時的峰谷電價差0.914元/kWh,應用儲能和不應用儲能差別極大。不僅如此,儲能的加入為光伏發電的就近交易和就近消納提供了基礎,不僅有助于改善棄光限電,也有效的提升了分布式光伏自發自用的比例,最大可能地保證了經濟性,促進了城市屋頂最大程度的開發和利用。對西部大型集中式電站也極具積極影響,有了儲能裝置,被棄掉的光電完全可以儲存起來接收更高等級系統比如微電網的調用,解決了消納同時提高了經濟性,降低投資主體的風險。

微電網才是徹底解封光伏的最后殺招

  單純加入儲能只是給光電未來的各種應用提供基礎,僅是第一步,實際上要徹底改善放開光伏發展速度,必要實現微電網的居中調度。

  近年來,在各種相關政策的助推下,微電網已經開始了萌芽,各地相繼出現了一些規模不等的示范項目,準備試探和摸索更好的商業實現模式。而今,微電網已經從最早的單一光伏+儲能的方式,轉變為多種能源互補,然后再通過有效的能量管理控制提高電網運行的穩定性同時最大可能地實現經濟性。不僅如此,由于單個微電網穩定性、可靠性有限,市場催生出了區域能源管理平臺甚至電網以更高級別的權限控制多個微電網,并在轄內多種能源中間建立競價機制,從而提高了電力系統的穩定性、用能的經濟性,而光伏因其自身特性最為適合微電網的區域調配,通過電力交易和能源交易,徹底打破光伏發電的“消納難關”,把之前那些沒有消納條件的區域充分利用起來,成為光伏發電新的主場。尤其對于深受“棄光限電”之苦的西北諸省,在微電網配合下,完全可能實現電力的區內乃至跨區交易和消費,徹底消除棄光限電的束縛,重回“能源重鎮”巔峰。

  科幻小說《三體》提出降維攻擊感念,認為高級文明解決低級文明只需要一個“二向箔”,反過來看,也許正是解決光伏和儲能最優的方案,用更高維度的未來能源互相溝通調度設想來解決光伏和儲能的爆發的最后障礙,解封光伏和儲能各自封印,釋放新能源產業更大產能和需求,也許才是根本之道。